假如你以后有了小孩,是教他善良,还是让他变得现实?

我就直接点吧,这个问题这两天之所以被炒得很热,肯定都是因为这段时间,疫情里出现的无数案例和现象。

有人调侃说,每天看新闻涨知识。

但在我看来,这次疫情里很重要的一点,恰恰就是在教会我们怎么样更好地去认识这些现象,去认清现实,以及促进我们思考之后怎么办。

我直到成年后才发现,对中国的年轻人而言,最缺的就是这一课。

尤其对于从小地方出来,父母和周围的人本身也没有太多经历的人,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去接受相关教育。

毛主席当年曾经说过:认识世界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我后来梳理了一下,一个人要真正认清现实,一般都需要经过三个阶段。

第一个阶段,你将会被社会猛扇一巴掌。 得益于我们的教育,多数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,都是片面的。

原因很容易理解,正面鼓劲为主嘛。 我们被教会了要有道德、守规矩,社会蒸蒸日上,人人讲文明树新风。

但一个人,终究是要接触社会现实的,总会见到社会上阴暗的一面——甚至,有时候可能是很多面。 有些人是从中学,有些人是从大学,有些人则是在参加工作后,无论什么时间,只要你还在这世上生活,就一定会有人给你补上这一课。

哪怕你成年后去终南山隐居,也会发现,那里也非净土,你租住的农家房子可能会坐地起价,生活必需品需要花更多的钱才能解决,还有很多人去那只是为了当网红。

如果你去出家避世,你可能会发现出家人也得分三六九等,谁负责搞接待,谁来干粗活,功德箱里的钱如何分配使用……里面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可能更多。

有一句民间谚语,叫“哪里的蛇都咬人”。黑暗、腐败、不公,贪婪、愚蠢、恶毒,真的是哪哪都有,你如果见到了,该感到庆幸,终于见到了人性和社会的的另一面。

这些年里,我见到的最让我难以想象的人性丑陋,是一条救人的新闻。 消防员去救一个自杀女孩,正在争分夺秒地破门时,对面被吵醒的邻居大妈居然跑出来骂消防员影响她睡觉。

消防员都震惊了,说:人家要自杀了!报警了!人家命都要没了,你还在说吵醒。

大妈说:那还是我的错了?现在都几点了都?人都是要将心比心的好吧? 将心比心,真的是说得出口啊。视频网上有,这里就不放出来给大家添堵了。

这个新闻,真正教育了我什么叫“他人即地狱”。 到这一步,很多人都会经历一次三观震碎的过程。 但有的人就停留在这里,一直走不出来,成了愤青或者杠精。

从此以后,看社会、看他人,就只看阴暗的这一面,对那些原本正常的、美好的现象嗤之以鼻,且永远相信一切都有内幕。 第二个阶段,你需要给自己一巴掌。

看到了世界的黑暗之后怎么办? 也有几种典型的行为。 一种是逃避,当犬儒主义,用消极对抗来保护自己。

反正这个世界已经这样了,坏透了、烂透了,你跟我说什么我都懒得听,我就当看不见,过好自己就行了。

一种是黑化,学会世故圆滑,还觉得自己这样是“成熟”。 知道这个世界并非净土,于是同流合污,别人怎么样自己怎么样。

看看多少腐败分子的忏悔视频,都是同一套模板:当年我也曾品学兼优如何如何;后来,看到有的人怎么样,我就想凭什么他就能这样,于是,我就如何如何。

而更多的,就是我之前说的愤青,头脑发热,一煽就激动。

我读书的年代,诸如强拆、城管之类的社会问题比较突出,那时候是公知们的神话时代,天天在网上借这些现象抨击党和政府,还受到顶礼膜拜。

这些人里,有些可能是真的看不惯批评几句,而很多则真的就是为了“黑”而“黑”。 你做的再好也要专挑毛病,等大家的注意力都跟着转来挑毛病之后,问题来了:谁来干活?

不干活,社会还怎么发展? 就像去年香港发生的问题一样,一开始可能是因为某些问题,最后反而产生了更大的问题。

当时有个辅导员给我们讲课时举过一个例子。比如一家饭店,明明做的菜很好吃,生意兴隆,结果天天有人去找茬,而且非常善于举一反三、以小见大,菜里吃出一根头发,能得出所有菜都应该倒掉;一个服务员当下态度不好,能得出自古以来的管理制度都是坏的,恨不得你立马关门停业。

你说正常情况下,谁会怎么干? 我结合自己吃了多年苍蝇馆子的经历,想了想,只有竞争对手才喜欢这么干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这些年里的各种事件,特别是去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战、香港修例风波、澳洲大火等,都深深地教育了我们,也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“双标”,什么叫“就不盼你好”。 再美的公园,也免不了角落里有狗屎。但正常人,谁会只盯着狗屎看啊。 醒醒好吧。

第三个阶段,你需要给那些坏的一巴掌,同时为那些好的鼓掌。 在经过第一、第二阶段后,还能头脑清醒的人,很可能又会陷入第三个误区:想要一下子就方方面面、彻彻底底地改变这一切。

 

当年有一个大学生刚到华为不久,就公司的经营战略问题,写了一封万言书给任正非,任正非看了他这封万言书后,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批复:此人如果有精神病,建议送医院治疗;如果没病,建议辞退。 华为公司还有一个规定,叫:小改进大奖励,大建议只鼓励。

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一样东西的改进是能够一蹴而就的。 一个企业尚且如此,何况是一个如此幅员辽阔、人口众多的大国。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是天才? 没有的事。 因为看到的个别阴暗现象,就否定所有其他已有的改进和努力,恨不得一切都推翻重来。

说真的,不是蠢就是坏。 特别是真正掌握了权力,拥有了生杀予夺的能力后,如果还想着做什么都要“毕其功于一役”。 恭喜你,很多电影里的大反派,都是这么想的。 比如《复仇者联盟》中的灭霸,因为愤恨于生物的贪得无厌、破坏生态平衡,想到的解决方案居然是随机杀掉宇宙里的一半生命。

这就跟厕所里马桶堵了,你要拆了整座房子一样不可思议。 人一旦钻了牛角尖,牛都拉不回来。 现在的年轻人,其实比我们那时候要好的多。 可能也是资讯更丰富,看国外的“双标”看得多了,总体要理性的多。 最后,关于是教他善良还是现实,我再提供几条干货吧。 第一点:教他做一个清醒的人。

有阳光就一定有黑暗,看到了黑暗,但我们自己不要成为黑暗的一份子。 自己不要作恶的前提是要有判断力,要有自己的是非观。 我们的社会走到这一步,也是无数的先辈、精英,不断改进的结果。 危机来临,任何一刀切、不顾大局的建议和手段,煽动情绪的文章,都应该警惕。 千万千万不要走极端,思想上不要走极端,行动上更不要走极端。

心态平和了,更多地去看问题的积极面,去想一想能做些什么,你会发现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恰恰是做好自己,保护好自己和家人。 古人说: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 西方大教堂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地下室的墓碑林中也有一句类似的话: 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,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。

当我成熟以后,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,我将目光缩短了些,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。 当我进入暮年后,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,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。

但是,这也不可能。 当我躺在床上,行将就木时,我突然意识到: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,然后作为一个榜样,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;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,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。然后谁知道呢?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。 说明在这个问题上,古今中西都是一致的,顺序是不能乱的。 一定是先搞好自己,再想办法去帮助他人。

 

对那些动不动就扯着喉咙喊着要改变世界、改变国家,却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,最基本的规则都不遵守的人,一定要离得远远的。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就会让你成为他“改变世界”的牺牲品了。 第二点:教他成为一个做事的人。 鲁迅说的,我们从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。

不是悲观绝望,就什么都不做了。 看到了问题,要去做问题解决者,而不是问题制造者;要当行动者,不要当键盘侠。 你去做事就会发现,任何一件事情,你敲下键盘很简单,做起来很难。 比如,我还在比较早的时候就想到了要给武汉捐赠口罩,考虑到那时候国内已经很难有货源了,于是联系了国外的同学,准备让他们从国外代购,然后我自己联系寄到武汉。

我当时以为很简单,结果当我去联系的时候发现,和我一样想法的人很多,联系了好几个国家的朋友,才知道,国外从实体店到网店都已经没货了。 这也更让我理解了,为什么说解决好中国自己的问题,就是造福全世界。 现在需求的还只是口罩等物资,就已经影响到了几乎全球的相关供给,如果发生粮食之类的问题,简直更不敢想了。

 

第三点:教他做一个不要只会讲道德的人。 康德说的,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让我们仰望和敬畏:头上的星空,心中的道德。 道德也只能拿来做高线,而不是做底线。 非常时期,比如战争、灾荒,你会发现人的底线非常低。 即使是在日常,天天空喊道德,才更容易没有道德。 道德这种东西,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,很多时候出事前也是看不出来的。 所以,永远要靠约束,更要靠监督。 网络时代,很多事情都已经最大化的置于阳光之下。 就像武汉火神山医院一样,几千万网友在线看直播,要想弄点什么猫腻几乎不可能。

这里多说一句,火神山医院从开工到交付,仅用了10天时间! 这两天,国外有个脱口秀节目说过:中国只用了10天就建好了一座现代化医院,在美国他们连有线电视都修不好。 这也是为什么我前面反复讲,看问题要学会一分为二,看主流。 你就从火神山的建设就可以知道,相关的部门、建设工人、解放军,真的都是在和“死神赛跑”,他们才是这个国家发展进步的脊梁。

无论今天我们所处的社会存在多少问题,无论今天的某机构、某部门如何。 终有一天,社会上的各机构、各部门负责人,会是85后、90后,00后,乃至我们的下一代。 如果你们年轻的时候为那些丑恶的现象所愤怒,想方设法也要关注,不遗余力地去批评。结果到你们上了,说的、做的还是一样,那才真的是悲哀。

就像有人在相关微博热搜下面留言说的: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这样的现象在社会上很普遍啊。 怕就怕我们把普遍当成了正常,于是默认、纵容、羡慕甚至挖空心思加入了这样的行列,还美其名曰“存在就是合理”。 但存在并不等于合理。所谓改革,就是要对不合理的存在进行反思,推动问题的解决。 认清了现实,保护好自己和家人,再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尽力去改变现实,我觉得,这才是真正的善良。

 

来源:知乎/栩先生

百度已收录

标签

广告